小碗牛奶

  对现在的孩子来说,鲜牛奶并不稀奇,但在几十年前,那可是增补营养的稀罕物。那时候阿明4年级,学校开始供应下午点心:1碗牛奶、两块饼干,费用每月十元。牛奶是奶场直接送来的大桶鲜奶,煮开后分给大家喝。
  
  交费后1周,生活委员从食堂领回了饼干和小碗。生活委员点了下数,报告老师:“少了1个碗。”老师答:“大队长牛奶过敏,没报。”
  
  大家吃点心时,大队长就做作业。好几次,烧开的牛奶没有分完,还有1些剩余,大队长看着牛奶桶露出羡慕的神情,别的同学说:“给你喝吧?”大队长摇摇头,拒绝了:“不行,我喝牛奶过敏。”
  
  第2学期,学校继续供应点心,收费标准出现了“小碗牛奶”的选择,价格每月4元。这次,大队长缴了费。有同学问她:“你不是过敏吗?”大队长红了脸,说:“我去看过医生,现在可以喝牛奶了。”
  
  这以后,壶里有剩的,老师也会优先倒给大队长,她欣然接受了,原先苍白的脸上泛起了红晕,身子也胖了1些。
  
  1次,有同学路过老师办公室,听到老师们正聊到大队长。原来,她家里条件比较困难,和奶奶相依为命。第1学期喝牛奶的额外费用家里没着落,只好不交。奶奶告诉班主任,当天大队长回家就哭了。班主任想把剩下的牛奶給她,可她自尊心强,怎会接受?于是老师想出了小碗牛奶的办法。
  
  有时刻意的怜悯会让人感到沉重,巧妙的安排却会让人身心愉悦。本站声明: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