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球上仅存的两头北部白犀牛,正在等待奇迹的降临

  现年32岁的纳金和它21岁的女儿法图,是地球上仅存的2头北白犀。它们都是雌性,无法再进行自然繁育。如果现代科技也不能帮助它们产生后代,那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北白犀走向灭绝。现在,北白犀正站在完全灭绝的悬崖边上,等待现代科技给出的答案。
  
  北白犀曾經有过相对安全的处境。60年前,非洲有超过2000头北白犀;但由于疯狂的盗猎,2008年,北白犀被宣布野外灭绝,只剩下8头北白犀圈养在动物园里。
  
  2009年,捷克的拉贝河畔皇宫镇动物园将4头北白犀送到肯尼亚的奥·佩杰塔自然保护区,它们分别是雌性的纳金和法图、雄性的苏尼和苏丹。人们寄希望于非洲的温暖气候和广阔草原,或许这种原始环境能帮助北白犀交配成功、繁育后代。
  
  可惜不遂人愿,纳金和法图并没有怀孕。2014年的1项健康评测显示,它们不适合孕育后代:法图患有子宫疾病;纳金腿部有伤,怀孕会带来并发症。
  
  而在这十年间,动物园里其他仅存的几头北白犀也相继去世——至此,地球上仅存1对孤零零的北白犀母女。
  
  自然繁育无路可走了,拯救北白犀只能依靠辅助生殖,也就是“试管婴儿”。
  
  几头雄性北白犀还在世的时候,研究人员就采集了它们的精子,冷冻保存。如果能获取纳金和法图的卵细胞,在体外进行受精,我们仍有机会迎来北白犀新生儿。
  
  但这1系列的技术都不简单。
  
  单就取卵这1项来说,研究人员必须先给犀牛麻醉,然后尽快地、精准地从卵巢中取出卵细胞;1旦麻醉时间过长,或者不小心伤及卵巢附近的血管,就会对犀牛造成伤害。现存的两头北白犀太珍贵,为保万无1失,研究人员只能先在其他犀牛身上摸索。南白犀——和北白犀最为接近,数量也暂时处于相对安全的水平,自然成了研究人员的首选。
  
  从2014年开始,至少15家欧洲的动物园为北白犀的取卵技术开绿灯,愿意让自家的南白犀充当小白鼠。在确定技术可行之后,2019年8月,研究人员终于第1次对北白犀进行取卵。这次1共取出了10枚具有活性的卵细胞。这10枚卵细胞中,有2个成功发育为胚胎。几个月后,他们又进行了1次取卵手术,这次获得了1枚存活的胚胎。
  
  时间来到2020年,突发的疫情打乱了计划;直到年底,研究人员才成功从法图身上取到了14枚卵细胞,并培育出了2枚能够存活的胚胎。
  
  至此,我们拥有了5枚北白犀胚胎,目前都冷冻保存在液氮中——它们还在等待胚胎移植技术的成熟。
  
  如果有足够完善的技术,这些胚胎将被转移到代孕的雌性南白犀体内。
  
  不过,就算代孕成功,基因多样性也是1大难题。就像纳金和法图这对母女分别是苏丹的女儿和孙女1样,辅助生殖可使用的精子和卵细胞,其实来自数量有限、亲缘关系不远的几头北白犀。这样产生的幼崽,可能是近亲结合的产物,而且基因多样性过低,恐怕不足以继续繁衍出1个稳定的种群。
  
  解决这个问题,或许可以依靠干细胞技术,将体细胞诱导成多能干细胞,进而发育成生殖细胞,再繁衍出小犀牛。
  
  只不过,这1切的前提是——这项更具挑战性的干细胞技术,能够成功实施。
  
  科学家和北白犀,都正在与时间赛跑。这1次,我们能跑赢吗?地球上能重新迎来第3只北部白犀牛吗?
  
  希望现代科技能够带来奇迹。本站声明: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