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孩的掌声

  回上海老家不久,因为很可笑的1个原因,把腰重重地磕了1下,1直在床上躺了20来天,哪儿也去不成。1日终于下了决心,“忍痛”陪老婆去知名的浦江大道拍1些雨中夜景,往回走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20时了。
  
  车行不久,便听到从车厢的另1头传来1阵笛子声。坐在我对面的1个20多岁的男生,从裤袋里掏出了两枚1元(人民币,下同)硬币。笛声逼近。果然是两个“残障者”。吹笛的是个盲人,还有个似乎像是智障的瘦弱女孩,1手领着盲人,1手拿着盛钱的旧饮料罐。整个车厢没人搭理这两个行乞者,只有那个大男生把两枚硬币放进了女孩手中的旧饮料罐中。不1会儿,那女孩领着盲人走过来,也把旧饮料罐伸到了我面前,我只当没看见。
  
  1曲吹完,车厢里除了车子行驶发出的轰鸣声,显得异常安静。突然,就在那笛曲中止的1瞬间,那个大男生却冲着盲人,热烈地鼓了几下掌,很响亮。如果大男生只是给两元钱,表明他只是在施舍。但他用自己的掌声在表达他对弱者生存努力的1种伸张和支持,他知道弱者在困境中,除了需要1点“钱币”,更需要社会和人们在心理上的鼓舞和支持,需要大家把他们也当作平等的人来对待,对他们的生存努力,给予1点温暖的认同。
  
  我们可能以为,很多行乞者是被某些人控制的、把持的,但这些残障人本身是绝对的弱者。我为什么没有想到,应该对他们的处境表达1种关切?
  
  是的,社会中行骗的事情实在太多了。人们渐渐地被骗怕了,麻木了,对弱者渐渐失去了应有的同情。这次我在上海受伤,就有同样的切身体会。当时我在小区后花园里早锻炼,失手摔倒,腰重重磕在1块水泥楞子上,人倒地后有1两分钟完全不能动弹。过了好1会儿,有个瘦小的老人跑步经过我身边,停了下来,问了声:“你怎么了?”才伸手把我扶起。我挣扎着起身,稍稍向周边1看,其实周边也有人在锻炼。但在这1两分钟里,他们都只当没看见,没有1个人上前拉我1把。
  
  也许这正是我们在走向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必须付出的1种“社会成本”。我们必须控制住自己以往那种对乌托邦的虚幻寄托。但我们怎么可以忘记在必要时给弱者的生存努力以1点必要的鼓励呢?其实只是几下掌声,也许就能在我们生存的大环境里增添1丝必要的暖色。
本站声明: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