角度不同

  老张摆早点摊有好些年头,如今他年纪大了,干活力不從心,就把早点摊转给了儿子大毛。
  
  这天1大早,大毛正在油锅旁忙活。老张路过,顺手捏起了1根炸好的油条,正要走,就听大毛头也没抬,说了句:“两块钱,谢谢啊!”老张愣了1下才回过神,嘟囔了1句“臭小子”,随后往大毛的零钱罐里投了两块钱,走了。
  
  这1幕被熟悉的老顾客们看在眼里,顿时议论开了。退休的刘大妈叹了口气,说:“这爹当得窝囊,吃根油条都得给儿子钱!”
  
  1向惧内的王大哥,边喝豆浆边摇头,说:“也不见得就关儿子的事,可能是怕儿媳。1根油条,儿媳不会与公爹计较,但万1和儿子计较起来,那就成大事了。”
  
  在单位干财务的胡大嫂,边打饱嗝边说:“要我说,做生意就得讲究‘6亲不认’。无论生意大小,经营账目1定要清嘛!”
  
  听着众人的议论,大毛心里很不是滋味,早早收摊回家了。老张老伴见儿子1副闷闷不乐的样子,问他怎么了。大毛忍不住就说了油条的事,他嘀咕道:“妈,我当时真是忙晕了,根本没注意那人是我爸,我就以为是普通客人,所以习惯性地要了钱。我爸也真是的,当着大伙儿的面,还真就把钱给我了,搞得我里外不是人!妈,您评评理,我爸这到底算啥意思?”
  
  “这个死老头子!”老张的老伴1听就来气了,“就昨天,他被我发现藏私房钱,罚他统统上交,他跟我拍着胸脯保证,自己绝对是身无分文了,哼,我倒想知道,他今天哪来的钱买油条!”本站声明: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