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把1切都计划好

  年少时,父亲1再告诫我绝不要做1名酿酒师,因为我的祖父、曾祖父都在当地的酒厂以此为生,微薄的薪水只能勉强度日,他不想让我靠近啤酒桶半步。
  
  按照父亲的意愿,我刻苦学习,并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哈佛大学。1971年,我成为该校研究生,同时研修法律和商务两个专业。
  
  读研的第2年,我突然有所领悟。除了学习之外,我根本没有做过任何事情,1种压力迫使我开始考虑自己的职业生涯,未来渐渐向我逼近,比我预期的早了很多。
  
  所以24岁那年,我选择了辍学。父母不能理解我的做法,但是我强烈地感受到,1个人不能等到65岁时才追求自己的梦想,现在就必须开始奋斗。
  
  我收拾好行囊,搭上开往科罗拉多州的大篷车。在那里。我成了1名野外拓展训练教练,这份工作很适合我。由于需要大量登山攀岩的锻炼,从西雅图郊外的峭壁到墨西哥的火山,到处都留下了我的足迹。
  
  我从不后悔花时间“发现自我”。1个人如果能从生命中抽出1些时间考虑要走的路,那么他的生活必将别有滋味,否则,我们只能被别人的意见左右。
  
  做了3年半的教练后,我重返哈佛完成自己的学业,毕业后,我在波士顿咨询公司找到1份高薪工作。虽然这是1家颇有名气的智囊机构,但是工作了5年后,我感到困惑不已,难道这就是陪伴我到50岁的工作吗?
  
  我记得不久前,父亲在打扫阁楼时偶然发现几张发黄的纸片,上面写着几种古老的啤酒配方。他说:“现在的啤酒基本都是水,只在表面有点泡沫。”
  
  我同意父亲的观点。为什么美国人不能酿制自己的上等啤酒呢?
  
  我决定辞去工作,做1名酿酒师,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父亲时,我希望他能为传统啤酒的复苏高兴得热泪盈眶,但是,父亲却说:“这是我听到的最愚蠢的决定。”
  
  最后,拗不过我的父亲只好全力支持我:当我开办波士顿啤酒公司时,他出资4万美元资助我。加上自己的积蓄和朋友的帮助,我终于成了1名啤酒酿造商。那种感觉就像攀岩1样,自由、兴奋又紧张。
  
  然而啤酒刚刚酿出,我就遇到了1个大难题:怎样投放市场呢?批发商们纷纷表示:“你的啤酒太贵,也没什么名气。”于是我考虑创造1个新品种!手工酿制的美国啤酒,为了取1个醒目又高雅的名字,我冥思苦想。最终,我采用了曾策划“波士顿倾茶事件”的酿酒商与爱国者的名字!塞缪尔,亚当斯。
  
  我意识到,为了让品牌家喻户晓,唯1的办法就是现场销售。我换上名牌服装,公文包里塞满啤酒和冰袋,穿梭于各个酒吧。
  
  多数酒吧员工都以为我是税务局的人员,但是只要我打开公文包,他们立马来了兴趣。我1边诉说着自己的故事,1边请他们品尝,当听到那句“你的故事好听,啤酒更好喝!”的评价时,我心潮澎湃,无比欣慰。
  
  6个星期后,在全美的啤酒节上,塞缪尔,亚当斯啤酒1举获得了最高奖,剩下的事,都是大家所熟知的历史了,我从来没有预料自己会走上这条道路,但是我真的成了1名酿酒师。
  
  我给年轻人的建议很简单:人生漫长,不要匆忙地决定,更不要把1切都计划好。
本站声明: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