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播幕后

  1。1锤子买卖
  
  方芳今年29岁,几年前加入了网络直播大军,如今她已是1名有着800万粉丝的女主播。方芳主打情感类栏目。她每天要做两场直播,1场在早上6点到8點,专门处理粉丝的情感问题,从负心汉抛妻弃子,到白富美恋上外卖小哥,再到丈母娘索要天价彩礼,没有她管不了的事儿,没有她处理不圆的家长里短。第2场直播在晚上10点到12点,主打电商卖货,还有和其他网红PK。800万粉丝在互联网上还算不上头部主播,但也足以让网友们记住方芳的名字。
  
  这天1早,为赶上6点开始的直播,方芳5点不到就驱车往好几十公里外的郊区赶。她过去最恨早起,可情感类节目的受众最喜欢这个时段。他们大多上了1点儿年纪,或睡眠减少,或惦记着早市质优价低的蔬菜,或不得不早起给孩子熬上1碗热粥,总之,他们就是喜欢1大早听听7大姑8大姨的狗血事,在主播怒斥恶人恶事时大呼解气,在当事人破镜重圆时泪洒幕前。为了抢抓这黄金时段的市场,方芳强行扭转了自己的生物钟。
  
  这次节目调解的是父女关系。在破旧的老房里,老父亲躺在窄窄的板床上,发霉的被子盖在他身上。经过方芳1番声情并茂、义正词严的劝说,抛弃老人的不孝女儿痛悔不已,她跪在床前,身子扑在老人的腿上,哭得声嘶力竭,后背1颤1颤。
  
  方芳站在她身后,冷着脸说:“你知道错了就还有救。请你以后记住,你在高档餐厅喝红酒吃牛排的时候,你的父亲还在危房里挨饿受冻。百善孝为先,如果尽孝你都做不好,再名贵的化妆品也装点不出你的高贵。医院专家号我已经帮你挂了,下午带你爸去看病吧。”
  
  说完这番话,方芳转身推门而出。1出房门,她就摘下眼镜,快速擦掉眼里的水雾。
  
  助理何峰按掉手机屏,追了出来:“我说姑奶奶,你好歹跟粉丝说句‘拜拜’再走啊,下播都不打招呼,事先也不跟我商量,搞得我措手不及。”
  
  “我先走了。”方芳1句解释也没有,下了播的她总是这么惜字如金。她在兜里按动了遥控器,快步上了车。何峰望着远去的小车,无奈地往嘴里塞上1根烟。
  
  这时,破旧的房门发出刺耳的“吱嘎”声,1男1女从房里走了出来,刚才还情绪激动的“父女”两人,此时都是1脸轻松。女的已经补了妆,男的也脱掉了破棉袄。
  
  何峰转身对两人说:“演得不错,辛苦了!钱,我微信转你们吧。”说着,他掏出手机,给每人转了500块钱。
  
  那女的扑闪着扇子1样的睫毛,朝何峰挤眉弄眼:“何哥,能不能把方姐的微信推给我?如果以后缺什么角色,还可以找我。”
  
  何峰淡淡1笑,说:“除非有续集,不然不可能再有你的角色。行有行规,咱们这行干的都是1锤子买卖,你应该知道的。方姐慢热,极少加别人微信。”见女的脸上露出尴尬之色,他又话锋1转:“不过,你有我的微信就够了。你的戏这么好,不愁没饭吃。”他朝女的投去1个意味深长的眼神。
  
  何峰没有骗她,情感主播干的确实是1锤子买卖,1个剧本1拨演员,演得再好也不会出现在新的剧本中。因为情感主播们都号称自己节目里是真人真事儿,网络平台也要求真人真事儿,但真真假假只有当事人心里最清楚。
  
  这是1个不能碰的禁忌,哪怕是两个主播PK的时候动了真怒,互爆丑闻,也不能将对方雇演员演剧本的事儿抖搂出来,1旦这样做了,那就相当于闹着玩儿抠眼珠子。当然,粉丝们不傻,也常常质疑剧本是不是假的,但只要没有实锤,就不妨碍主播按照真的演。就这样,在流量的驱使下,网络上的家庭纠纷愈发狗血离奇,甚至骇人听闻。
  
  不说助理何峰如何打发雇来的演员,此时,下播后的方芳已驾车驶进了海边的1片高档住宅区。停好车,她在楼下便利店买了个面包,匆匆几口就在电梯里消灭了。接着,她蹬掉鞋直奔卧室,衣服都没脱,倒头就睡。
  
  阳光洒在硕大的沙发上,落地窗外是湛蓝的大海,隔着3层玻璃,只见海浪不闻波涛声。1年前,方芳第1次来这里,便刷卡买下了这套大平层,原因很简单,客厅足够大,视野足够宽,离海足够近。然而,她终究还是辜负了这1片海,早起就直播,下播就睡觉,醒来天色已暗,梳妆后又直播……方芳的每1天比朝9晚5的办公室白领还要规律。然而今天,方芳醒早了,因为她梦到了父亲。
  
  梦里,“啪”的1声巨响,父亲的巴掌落在方芳脸上:“只要我活着,就不允许你作践自己!网红算什么东西,整天‘欢迎大哥’‘谢谢大哥’,跟乞丐有什么区别?你要是找不着工作,我可以养你,但是你做主播当网红,我丢不起人!”
  
  父亲越说越激动,母亲急得直哭,拼命给方芳使眼色:“快给你爸认个错,看把你爸气的。”
  
  父亲喘着粗气,略微停顿,似乎给方芳留着认错的机会,可倔强的方芳仍然1言不发。父亲的耐心耗尽了,抓起手边的水杯砸在地上:“你滚!这辈子不许再进门,这个家从今天起没有你这个人!”
  
  “啪”的碎裂声震得方芳耳膜发疼,她捂着耳朵惊慌起身,这才发现自己1身冷汗,衣服紧紧贴在背上,原来,1切都是1场噩梦。
  
  2。PK场如战场
  
  方芳看了1眼手机,才下午两点,但她已睡意全无。她来到客厅,坐在沙发上,窗外海天1色。搬进来以后,这是她第1次在这个时段坐下来欣赏这景色。
  
  梦里的情景历历在目,令方芳心有余悸。其实,这也不能完全说是梦,而是真实发生过的1幕。那是在两年前,当时方芳的粉丝还不足200万,父亲得知她在做女主播,极力反对。两人吵翻后,方芳从此没再回过家。她现在住的地方离老家相距不过300公里,她几次参加活动路过家门,却1次都没有联系过父母。
  
  在客厅呆坐了1会儿,方芳的肚子“咕噜噜”地叫了起来,她点开手机,预备叫个外卖。顺便,她点开了微信里躺着的十余条未读消息,首先看了挚爱发来的那1条。
  
  “宝贝,今天早上表现太棒了,半小时就上‘10万+’了。我晚上就飞回来,陪你直播。”
  
  信息是老谭发来的,他是方芳的老板兼恋人,网红孵化公司的老总。当年,方芳从影视院校的表演专业毕业,形象并不十分突出的她在横店待了6个月,1个角色都没拿到。就在方芳备受打击时,她在网上看到了老谭公司招募演员的消息。那时,方芳还不懂主播具体是做什么的,抱着演戏的期待而来。岗位让她失望了,然而,老谭却没让她失望。老谭给她开出了优厚的待遇,每天直播4个小时,保底1万,这待遇是别人的两倍。
  本站声明: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