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动我的鸟

  小雅在1家禽鸟研究所上班。这天,她在路边发现了1只有病的鸟儿,便把它带回家照顾。老公李响对着鸟儿端详了1会儿,笑着说:“是只飞龙呀!天上龙肉,地下飞龙,今晚有下酒菜了。”
  
  小雅听到这话,顿时勃然大怒:“李响,你少和我开这种玩笑!无聊得很!”
  
  李响被怼得面红耳赤,讪讪地进了厨房,1晚上没和小雅说话。小雅也有些后悔自己话说重了,想道歉,面子上又过不去,俩人就这么僵着。
  
  这李响开了家钢材公司,生意1直做得不温不火。过了几天,他忽然接到沿海1位客户的电话,对方姓赵,之前和李响小打小闹合作过几次。他想来李响公司考察1下,如果满意,可能会下个大单。
  
  李响听后喜出望外,立刻表示热烈欢迎。
  
  赵老板很快带着人来了,考察完觉得李响公司的规模太小,态度比较含糊。李响心中着急,脸上却没表现出来,只是满腔热情地把他们拉到1家酒店包房里。这家酒店就在李响家附近,海鲜菜很好吃,海鲜都是从大连空运来的,档次也很高。
  
  菜上齐后,赵老板和他的几个手下却忽然相视1笑,好像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。李响忐忑地问道:“赵老板不喜欢吃海鲜?”
  
  赵老板哈哈笑道:“还好还好,我只是想起了去年招待韩国客人时发生的1件事。我们琢磨着,要考虑人家的饮食习惯呀,于是搞了1桌子泡菜。结果翻译去卫生间时,正好听到韩国客人在另1头嘀咕:原以为来中国能吃点好的呢,没想到还是泡菜!吃泡菜还用得着跑这么远嘛!”
  
  响鼓不用重槌,李响顿时反应过来自己失误了——赵老板家就住在海边,海鲜对人家真不算什么稀罕物。这下尴尬了,搞不好前功尽弃,到嘴的鸭子飞了!
  
  李响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他们这地方特色菜不多,只有野味比较出名,但这立时3刻的,去哪里搞野味啊?就在这时候,李响忽然想到了家里那只“飞龙”,要是能拿来撑撑场子……
  
  他试探着对赵老板说:“赵老板,咱们这有1种鸟叫飞龙……”赵老板见多识广,顿时眼睛1亮,接话道:“哟,飞龙呀!那可是好东西,用来煲汤能鲜掉眉毛!”
  
  李响尴尬地挠挠头,还是没有下定决心,赵老板哈哈1笑:“我就随口说说,大老远过来,谁也不是为了口吃的。”
  
  这句话把李响逼到了死角,他“腾”地站起身来,道:“正好我家有只飞龙!”他说声“稍等”,便赶回家拿起了飞龙的笼子。
  
  小雅见了,惊讶地问道:“你拿它干吗?”
  
  李响叹口气说道:“来贵客了,我就是……”
  
  小雅不等他说完,立刻就炸了,声音提高了8度:“这可是保护动物,你怎么能吃!”话音刚落,她就朝李响扑了过来,李响的手1下就被挠出了4道血痕。
  
  李响憋屈死了,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我受够你不问青红皂白的脾气了!我今天就是要吃了你这鸟!”他也是气昏了头,1把推开小雅,就拎着飞龙冲出了房门。
  
  李响1路跑到酒店,深深喘了几口粗气,愣了半晌,才拎着鸟笼来到包房,给赵老板展示了1下这只稀有的飞龙。赵老板非常满意,连连夸赞,李响顿时喜笑颜开,这才走出包房去找酒店經理,嘱咐1番后将飞龙的笼子递给了他。
  
  不1会儿,厨师把“清炖飞龙”端上桌,赵老板笑容满面,1顿饭吃得特别满意。他打着饱嗝说:“交朋友就交兄弟这样的,实诚。咱们把合同签了吧!”
  
  李响心中喜忧参半,喜的是签了这份合同,公司就能真正步上正轨;忧的是不知小雅在家里怎么样了……不知不觉,李响喝多了,怎么送走客人的都忘了。
  
  第2天早晨,李响头痛欲裂地醒了过来,愣了半天,忽然发现卧室里空了1半。李响1惊,连滚带爬地站起身,在屋子里转了1圈,才意识到小雅把自己的东西都带走了,连张字条都没留下。李响连忙给小雅打电话,却发现被她拉进了黑名单。他不由悲从中来,想起1直以来,小雅总是不给自己解释的机会,武断地替两人做着决定,李响又气又伤心:这点事还过不去了咋的,既然你不珍惜,我又何必在乎?
  
  就这样,李响和小雅过起了分居生活。可时间久了,李响越想越后悔。他几次给小雅打电话,都被拒接;他去小雅娘家找人,也被拒之门外;他托好友打电话给小雅,小雅却1听“李响”两个字就挂电话……
  
  见小雅不肯回头,李响只能化悲痛为力量,再不去多想,把1颗心扑在生意上,再加上有赵老板那份合同垫底,他的买卖越做越好。
  
  本来李响的公司顺风顺水,谁知没过多久,国内钢铁价格猛跌,1天1个价。李响起了满嘴的燎泡,千方百计想把库存钢材卖出去,减少点损失,可之前的合作商却翻脸不认人,都说要观望1阵再说。
  
  这天,好久不见的赵老板忽然找上门来,还带来两辆卡车,说是准备买5十吨钢管。
  
  李响大喜过望,领着赵老板他们来到货场准备装车。这时,料堆中忽然飞起1只鸟儿,围着钢管焦急地叫着。
  
  李响连忙对着吊车司机摆摆手,来到钢管堆旁边,只见1根钢管中有个鸟窝,几只鸟蛋安静地躺在里面。李响揉了揉鼻子,满怀歉意地对赵老板说:“对不起赵老板,今天这货真拉不了。”
  
  赵老板深深地看了他1眼,问:“就因为鸟儿在孵蛋吗?”
  
  李响深有感触地说:“如果我们动了鸟窝,就是毁了1个家庭呀!”见赵老板没有回答,他继续说:“今天的车费和误工费,都算我的。”赵老板沉默了1会儿,挥挥手对手下工人说道:“收拾收拾工具,不运了。”
  
  又过了1个月,钢管里的老鸟儿领着5只雏鸟飞了,李响试着给赵老板打电话:“鸟飞走了,你还需要钢管吗?”赵老板笑了,过了1会儿才说:“等着!”
  
  很快,赵老板带车来到了李响的公司,身后还跟着1个人。李响惊讶地喊道:“小雅?”
  
  赵老板笑着拍了拍李响的肩膀:“老弟,我这次来,1是想在你难时伸把手,2是想做个和事佬啊!都怪我当时开了个无聊的玩笑,害得你们夫妻俩不和。”
  
  李响脸上1红,讷讷地问道:“你、你怎么知道我和小雅……”
  
  赵老板哈哈大笑:“你喝醉之后,抱着我151十地说啦,还痛哭流涕的,我能不知道吗?”他接着说道:“你不会真以为我最初和你签的那份合同,是看在那个什么飞龙的面子上吧?你给我炖的,我1吃就知道是鸽子肉。如果你真的把飞龙杀了,我立刻抬脚走人。虽然你骗了我,但做生意可以变通,不能没底线,犯法的事情你没干,我更不会干。”
  
  小雅轻声说道:“赵老板专门到研究所来找我,说你在这么艰难的时候要保留1窝普通的鸟蛋,怎么会杀死珍贵的飞龙呢……是我脾气太急躁了,我以后1定注意。”
  
  李响激动地上前1步:“飞龙还在家里养着呢,就等你回来,咱们1起把它放归到大自然去。”
  
  赵老板笑道:“两口子过日子,1定要好好沟通。为了帮你找回老婆,我费了老鼻子劲儿,还得瞒着你。再有下次,我可不干了啊!”
  
  不知什么时候,李响和小雅的手握到了1起,两人同时重重地点了点头。本站声明: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