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之意义

  人生没有道理,人生没有意义。
  
  如果死亡终止1切,如果我既无死后有福的希望,又不怕祸患,那么我必须问自己:我到这个世界上来干什么,既来了,应该如何为人。
  
  这些问题中,有1个问题的回答很简单,可是这回答太令人扫兴了,大多数人都不愿承认。那就是:人生没有道理,人生没有意义。
  
  我们在这里,是在1颗小行星上作短暂的居留,这颗小行星绕着另1颗小星旋转,而那颗小星又是无数星系中的1颗。也许只有我们这颗行星上能有生命。或者在这宇宙的其他地方,別的行星可能已经在形成1种适合于某种物体生存的环境,可能正是这种物体经过亿万年漫长的时间,逐渐生成了今天的我们这些人。
  
  倘若天文学家告诉我们的是真的,这个行星有1天会变成这样1种情况:到时候所有生物都不能在它上面生存,最后宇宙将到达终极平衡阶段,1切归于静止。而人,在这情况到来的亿万年以前早已不复存在了。那个时候,他是否曾经存在过,可能设想有什么意义吗?他将成为宇宙史上的1章,犹如记述原始时代地球上生存过的奇形巨兽的生活故事的1章,同样毫无意义。
  
  于是我必须问我自己:这1切与我有什么关系?这不是我在说话,这是我心中的渴望在说话,这是每个人心中都有的,渴望坚持自己的存在。这就是自我主义。
  
  我们大家从来不知多少年以前开始使1切活动起来的那种古远的能力是从哪里继承下来的。它是每种生物保持生存的自我执着所必需的,它使它们活着。这是人的根本。它的满足就是斯宾诺莎所说的,我们所能希望达到的最高极限——自我满足,“因为人们保存自己,并没有任何目的”。我们可以设想,精神在人体内发光,是让人用以应付周围环境的。经过千秋万代,它还只发展到仅能应付实际生活的1些主要问题。可是在那漫长的岁月中,它似乎终于超越了他的直接需要,随着想象力的发展,人将他的环境扩大到了肉眼看不见的事物。我们知道他当时是用什么回答来满足他给自己提出的问题。在他体内燃烧的能力是那么强烈,他不可能怀疑自己巨大的力量。他的自我主义是无所不包的,因而他无从设想自己毁灭的可能性。
  
  这些回答至今使许多人感到满意。它们使人生有意义,给人的虚荣心带来安慰。
  
  善于思考的人思想急速转变,不会思考的人晕头转向。要記着,幸福并不是依存于你是什么人或拥有什么,它只取决于你想的是什么。  本站声明: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