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奇的食物中毒

  李彬是市公安局的1名刑警。这天傍晚,他接到女友的电话,让他过去吃饭。女友家不远,就在公安局附近的1个小区里。到了门口,他见1个安通的快递员站在女友邻居家的电表箱前,便随口说道:“你们把快递放在电表箱里,丢了是算买家的,还是算快递公司的?”那快递员戴着口罩,回过头冲李彬笑了笑,没说话就走了。
  
  李彬吃好饭,从女友家出来,刚好在楼道里看到女友的邻居回来了,他手里拎着1个袋子,里面装着各种辣椒。李彬常来女友家,之前也和对方照过面,听女友说,他叫张然,是贵州人,特别爱吃酸辣食品。
  
  过了几天,李彬半夜忽然接到女友的电话,说张然出事了,他立刻叫上同事,赶到了女友家。女友脸色发白地告诉李彬,张然已被救护车拉走了,听说是食物中毒,人没抢救过来。
  
  李彬十分吃惊,问女友:“怎么会这样?”女友告诉他,张然1个人住,平时早出晚归的,冰箱里总是放着很多食物,估计是哪1种变质了,他不当心吃了下去。
  
  李彬皱了皱眉,见张然家的门虚掩着,便走了进去,只见1个年轻女孩正默默收拾着屋里的东西,眼睛都哭肿了。看着这1幕,女友难过地对李彬说:“这是张然的女朋友董月,和张然在同1家公司上班。”
  
  李彬点点头,走上前说:“董月,你好,我是张然的邻居,也是负责他这起案件的刑警,我想看看张然的冰箱,可以吗?”董月看了李彬1眼,同意了。李彬打开冰箱,发现冰箱里有不少方便食品,除此之外就是1些酸菜和辣椒。李彬挨个拿出来看了看,带走了几样,又翻了翻垃圾桶,看到有1张购物小票,也拿走了。
  
  又过了几天,李彬去女友家时,看到1个安通的快递员在女友家的电表箱里放快递,他随口问道:“你们几个人负责这个小区?”快递员说,就他1个。李彬1愣:“不对吧,前些日子我还看见另1个来送呢。”快递员挠挠头说:“不应该啊,最近几个月我都没请过假,估计您看错了吧,现在快递员工服都挺像的,没准是其他快递公司的。”
  
  李彬心中陡升疑虑。就在这时,他手机响了,局里让他回去1趟。同事告诉他,他送来检验的几样食品,确实都有不同程度的变质,其中米线和面条都检测出了1定成分的黄曲霉素。李彬找出从张然家垃圾桶里翻出来的购物小票,说:“可是根据购物小票上的日期,这些食品的购买日期都不超过1个月,放在冰箱里也不至于这么快变质吧?”
  
  同事说:“食物变质是很复杂的,会不会他做饭时拿出来后忘记放回去了,直到后来变质了才放回冰箱的?”李彬听了,若有所思。
  
  第2天,李彬来到张然生前所在的公司,找到董月,开门见山地问:“你知不知道张然和谁有矛盾?”董月咬着嘴唇说:“张然脾气好,人缘也好,没什么仇人。如果1定说有矛盾,可能只有1件事。我们公司的销售经理名叫王铮,之前1直追求我,可我表示更喜欢做技术的张然。王铮很有风度,听说我和张然快要订婚了,他还组织同事给我们庆祝呢。”
  
  李彬想了想,又问:“你最近1次在张然家吃饭是啥时候,吃完有什么不良反应吗?”董月回忆了1下说:“半个月前吧,我记得他做了酸菜鱼,吃完后我觉得肚子不舒服,当时以为是肠胃不适应太辣的。王铮知道这事后还笑话张然,说哪有请女朋友吃饭还自己做的,得找个像样点的饭店。后来张然就不在家里请我吃饭了。”
  
  李彬想见见王铮,董月说王铮出差了。李彬问她有没有王铮的照片,董月从抽屉里翻出1张公司同事的合照来,指着其中1人说:“站在张然旁边的就是。”李彬看着照片,突然拿起1支笔,涂掉了王铮的下半边脸,看起来就像戴着口罩1样。
  
  两天后,王铮出差结束回到公司,给董月带了个名牌包,豪气地说:“女人难过时只能靠两样东西平复:1个是时间,1个是奢侈品。包里还有1套口红,你得从阴影里走出来,化妆能让你精致,心情也会好起来。”
  
  话音未落,办公室里突然传来了掌声,王铮愕然回头,只见两个陌生人走了过来,其中1人微笑着说:“王铮先生,说得好!看得出,你事业有成、风度翩翩,像你这样的男人,怎么会甘心输给别人?”
  
  王铮看着对方,诧异地问:“你是哪位?”此人正是李彬,他掏出证件说:“我是警察,我怀疑你跟张然的死有关,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。”本站声明: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