镜子

  从前有个王国,那里的人们不知道有镜子。原来,镜子都被女王下令打碎了,如果在谁屋里发现哪怕是很小的1块镜子碎片,女王就会毫不犹豫地用最可怕的刑罚把全屋人处死。
  
  现在就来说说这个极其怪异的行为背后的秘密。这个女王长得奇丑无比,她不希望有看到自己形象的风险;而且,只要其他女人不能看到她们自己的美貌,这对女王来说,也不失为1种安慰。
  
  你能想象得到,全国的年轻姑娘都对此非常不满。如果不能欣赏自己,长得再漂亮又有什么用?
  
  她们本可以用河流湖泊当镜子,但是女王早就料到了这1点,她命人把所有的河流湖泊都用石板严严实实地遮盖了起来。人们只能从井中打水,而井水太深,不可能看清水面。女王还规定,人们只能使用浅盆来盛水,不能用水桶,因为桶里的水可能会照见人影。
  
  女王的臣民们因为缺少镜子,遭受了不少苦恼。女王对此却很是满意,因为她毫无怜悯之心。
  
  在王国首都的城郊,住着1个年轻姑娘,名叫雅辛塔,她比别人的情况要稍好1些,这多亏了她的心上人瓦朗坦。瓦朗坦觉得雅辛塔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,他总是抓住1切机会,称赞自己心爱的姑娘。对雅辛塔来说,瓦朗坦差不多就相当于1面镜子。她经常问瓦朗坦:“跟我说实话,我的眼睛是什么颜色?”
  
  “就像带着露水的勿忘我花。”
  
  “我的皮肤不算很黑吧?”
  
  “你要知道,你的额头比初雪还白,你的脸颊就像红玫瑰。”
  
  “那我的嘴唇呢?”
  
  “樱桃与之相比都会显得苍白。”
  
  “我的牙齿呢?”
  
  “米粒也比不上它们白。”
  
  “可是我的耳朵,该让我很难为情吧?”
  
  “是的,假如你对漂亮的卷发下那两只小巧的粉色贝壳也感到难为情的话。”
  
  这样的对话无休无止,雅辛塔很开心,瓦朗坦更是陶醉,因为他的话都是发自心底的。随着时光的流逝,他们的爱变得愈发浓情蜜意。这天,瓦朗坦向雅辛塔求婚时,她的脸1下子红了起来,但这可不是因为生气哟!
  
  然而,不幸的是,他们的幸福故事传到了那个邪恶女王的耳朵里。她唯1的乐趣就是折磨别人,而雅辛塔因为她的美貌,注定要遭受比任何人都多的折磨。
  
  1天晚上,雅辛塔正在果園里散步,1个干瘪的老婆子走到她跟前,乞求施舍。老婆子看了雅辛塔1眼,突然尖叫1声,连连后退,好像踩到了1只癞蛤蟆似的,叫道:“天哪,我看见了什么?”
  
  雅辛塔不解地问:“怎么回事,好婆婆,你看到了什么?快告诉我!”
  
  “我见过最丑的人,哎呀,是你,可怜的孩子,就是你。我在这世上活了这么多年,从没见过像你这么丑的人!”
  
  “什么,我长得丑吗?可是我的眼睛……”
  
  “你的眼睛灰暗无光,但这不算什么,如果不是斜视,你的眼睛看上去还不会那么吓人!”
  
  “我的脸色……”
  
  “你的脸颊好像抹了煤灰。”
  
  “我的嘴唇……”
  
  “又苍白又干瘪,像凋谢了的花。”
  
  “我的牙齿……”
  
  “如果牙齿又大又黄就是好看的话,那我可从没见过像你这么好看的牙齿。”
  
  “可是,至少我的耳朵……”
  
  “耳朵那么大,那么红,还那么奇形怪状的,压在粗糙的头发下,真叫人恶心。我自个儿就不好看,但我的耳朵如果长得像你的那样,我会羞愧死的。”说完最后这句打击人的话,老婆子发出1阵沙哑刺耳的大笑,蹒跚着走了,留下可怜的雅辛塔卧倒在苹果树下,哭成了泪人。她怎么也不会想到,这个老婆子是女王派来的,那些说辞也是女王教给她的。
  
  雅辛塔不停地重复着:“我好丑,我好丑……”直到瓦朗坦找到她,她还没有从悲伤中解脱出来。瓦朗坦1再向她做出最庄严的宣誓,让她放心,也都是枉然。
  
  雅辛塔哭着说:“别管我,我现在全都明白了,你从没爱过我,只是可怜我而已。乞讨的老婆婆才没什么兴趣来骗我呢,这1定是千真万确的——我好丑。我真不明白,看着我的容貌,你怎么能忍受得了……”
  
  为了使雅辛塔醒悟,瓦朗坦把远近各处的人都叫了过来。每个男人都宣称,雅辛塔长得让人赏心悦目,甚至女人们也这样说,尽管她们没有那么热情。但是,这个可怜的姑娘却固执地坚信自己是个令人厌恶的人,当瓦朗坦逼她指定结婚日期时,她叫道:“做你的老婆?绝不!我太爱你了,不能让你被我这样丑的人连累。”
  
  瓦朗坦1下子跪倒在地,他祈祷,他哀求,可雅辛塔仍回答说,她太丑了,不能嫁给他。瓦朗坦知道,要拆穿老婆子的谎言,向雅辛塔证明真相,唯1的办法就是把1面镜子放到她面前,但是全国都没有这种东西,而且,慑于女王的淫威,没有哪个工匠敢去造1个出来。
  
  “好吧,我要去觐见女王。”瓦朗坦绝望地说,“我们的女王虽然严厉,但是她对雅辛塔的眼泪和美貌不会无动于衷的。她会撤销这个给我们带来麻烦的残酷法令,哪怕只撤销几个小时也好。”
  
  瓦朗坦好不容易说服了雅辛塔1起到王宫去。雅辛塔不喜欢露面,她也不觉得镜子能有什么用,这只会让她对自己的不幸更加伤心,但是看到瓦朗坦流泪,她心软了,于是同意去1趟,好让瓦朗坦开心。
  
  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对恋人,邪恶的女王说道:“怎么回事,你们是谁,想要干什么?”
  
  瓦朗坦说道:“陛下,站在您面前的是人世间最不幸的恋人。”
  
  女王冷冷地说道:“这就是你们来这儿烦扰我的理由吗?你们的爱情与我何干?”
  
  瓦朗坦鼓起勇气,说:“求陛下可怜我吧,如果您准许镜子……”
  
  女王听到这里,霍地站了起来,气得浑身发抖,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谁敢对我提起镜子?”
  
  瓦朗坦连忙说:“陛下息怒,求您屈尊听我说。您眼前的这个年轻姑娘,如此青春美丽,却害了奇怪的幻想症,她以为自己很丑。”
  
  女王邪恶地露齿1笑,说道:“她没错,我从来都没见过比她更丑的人。”
  
  雅辛塔听到这残忍的话,羞愧得要死,她不再有任何怀疑了,自己1定很丑。她双眼1闭,跌倒在王座前的台阶上,昏死过去。瓦朗坦的反应却不同,他高声呼喊:“陛下如此撒谎,1定是疯了。”可是,他来不及多说,就被卫兵们抓住了。
  
  女王1个示意,刽子手走上前来。
  
  “履行你的职责。”女王说道,指着瓦朗坦。刽子手举起了寒光闪闪的行刑斧,恰在这时,雅辛塔苏醒过来,睁开了双眼。
  
  接着,两声尖叫刺破长空。1声是高兴的尖叫,因为在那把明光发亮的钢斧上,雅辛塔照见了自己,是那么的漂亮迷人;而另1声是痛苦的尖叫,女王邪恶的灵魂吓得飞出了窍,她倒地死了,因为她无法忍受在突如其来的“镜子”里看见自己的面容……本站声明: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