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边救人

  这天一早,赵明强骑着小电摩,沿玉河大堤而行,要去参加一个考试。想着时间还早,他就拐到路旁河堤边,找了个空位坐下,想再翻翻书。没想到这时,来了一位姑娘,神色紧张,瞅瞅四下无人,她竟然快步奔向河边,“扑通”一声,跳了下去。
  
  “有人跳河啦!”赵明强反应过来,边喊边跑边脱衣服,然后飞快地扑进河里。不知是水流太急还是他的泳技太差,那姑娘在水里扑腾着,却离赵明强越来越远,很快顺流而下了。
  
  下游处有个网红沙滩,不少人在那儿“打卡”消闲。快漂到沙滩的位置了,那姑娘好似才清醒过来,挥手高喊:“救命!救命!”众人正吃惊地四处张望,就见不远处杀出一个胖男人,像一枚深水炸弹似的“咣”一声砸入水中。别看胖男人在水中笨手笨脚的,但他“吨位”大,浮力强,竟抢先在河中与落水的姑娘会合了。
  
  见胖男人伸手揽住了姑娘,赵明强松了口气,突然,他发现姑娘像是慌张过度一般,竟大叫着抱住了胖男人,还骑在了他头上。这下,胖男人吃不住劲了,挥舞着双手,边挣扎边捞救命稻草似的也反手抱住了姑娘。
  
  不好!赵明强急忙游过去救场,不料那姑娘在水中力气奇大,竟将赵明强也拖了过去,三人纠缠到了一起。
  
  因为一直托着胖男人,赵明强被猛灌了几口水,也有点支撑不住了。就在这时,从岸边飞快跳下一个白发老头。老头很有经验,借入水之势先撞开姑娘,再伸手抓住胖男人,给赵明强解了负担,然后他一伸右手,紧紧扯住了岸边垂下的几根灌木枝条。
  
  这样,老头一手扯着枝条,一手抓着胖男人,胖男人拽着赵明强,赵明强又拉住了那姑娘,四人连成一串,有了喘息之机。
  
  这时,救援人员驾着救生筏赶来了,四人都获救了。众人精疲力竭地躺在地上,还是那姑娘先缓了过来,她瞪了一眼胖男人,抱怨道:“你怎么才来!”说完,她甩着湿漉漉的头发,气鼓鼓地走了,胖男人垂头丧气地跟了上去,两人竟上了同一辆车,扬长而去。
  
  这下,不仅赵明强傻眼了,围观的人也瞧不惯了:“那一男一女是在闹别扭吧?女的耍性子跳河,还嫌男的下水迟了,开玩笑呢!”还有人替赵明强不值:“兄弟,你是好人,咱不能让好人吃亏。刚才有人认得那辆车的车牌,说那是前面万业公司老板徐大龙的车。”
  
  赵明强刚要道谢,突然脑袋“嗡”的一声:糟了,误了考试了!赵明强一看表,彻底死心了,就算现在飞到考场,也进不去了。他略一思忖,像打定了主意似的,连滚带爬地跑过去,骑上小电摩,一路打听着找到了万业公司。
  
  果然,胖男人就是徐大龙。他换了身衣服,坐在老板椅上,冷冷地望着浑身还湿嗒嗒的赵明强:“你来干什么?”
  
  这家伙竟这样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!赵明强心里骂着,但还是客气地说:“我想找刚才那个落水的姑娘。你别误会,我不要什么报答,只想让她帮我写一份书面材料,证明我是为救人才误了研究生考试的。这样,说不定我还能有补考的机会,不然我又要等一年。”
  
  “研究生?你?”徐大龙嘲讽地说,“老兄,你快四十了吧?”
  
  “唉,都是为入户那点事!”赵明强有些不好意思,“徐老板可能不知道,现在本市入户实行了积分制。本来,我在这打工、生活也习惯了,入不入户,倒也无所谓。关键现在有了孩子,想让孩子将来在本市上中学并参加高考,必须有120个积分。我听说,如果我考上研究生,顺利毕业并获得硕士学位,就可以一次性得到100积分,到时候孩子在本地上学、参加高考就更有把握了,所以希望你看在孩子未来的分上,帮帮我!”
  
  徐大龙听罢,托着下巴眼珠直转,他撇撇嘴,说:“要我说,你就不该多管闲事!那女的早走了,我跟她也不熟!”
  
  赵明强赔笑道:“要不你替我写?反正对你也没什么损失……”
  
  “什么叫没损失?”徐大龙突然猛地一擂桌子,吼道,“这次我比你损失还大!刚才在河里,我把价值几十万的玉石项坠都弄丢了!告诉你,你拉倒吧,我不会替你写的。要知道救人这种事,只能有一个主角,才叫见义勇为。参与的人多了,就成好人好事了。这两者的影响差远了,懂吗?”说着,他眼珠一转,口气又缓和下来,“要不我出两万,你替我写,证明我是主要施救者,怎么样?”
  
  “呸!”赵明强狠狠地啐了一口,头也不回地出了万业公司。既然那女的和徐大龙都指望不上,就只能找那个白发老头试试了。
  
  赵明强回到事发现场一打听,果然有人知道白发老头的情况:“那是张叔,他在河景城工地看大门,好像刚从派出所回来。对,前面就是!”
  
  赵明强来到工地的一处简易房内,还真找到了张叔,他说明来意后,求道:“叔,我实在没法子,只能来找您。”话音刚落,门帘一动,只见徐大龙拎了个高档果篮闯了进来:“叔,我来看您啦!”
  
  赵明强心里“咯噔”一下:啥意思?难不成他真的来要证明,想抢见义勇为的功劳?
  
  徐大龍倒不绕弯子:“叔,想必您也看见了,我是第一个接近并救起落水者的。只要您帮我证明,我是主要施救者,我也不让您白忙活,三万怎么样?”
  
  张叔愣得直眨眼:“你俩都要争个头功,我咋办呢?”
  
  赵明强和徐大龙正要急着解释,张叔突然支棱起耳朵,冲他俩打了个手势。他俩刚躲进屋后工具间,就听有个姑娘在外头轻轻招呼:“张叔在吗?”——原来是那个女溺水者。
  
  “呵,热闹了,又来一个!”张叔忍不住嘀咕道。只见姑娘将手中的营养品一放,说:“叔,我叫小丽,今天多谢您救了我。”
  
  张叔摆摆手:“救人是应该的,不用谢,东西你拿回去吧!”
  
  小丽似不罢休:“张叔,说起来,今天救人时,我男朋友,喏,就是那个胖男人,把一个玉石项坠给弄丢了……”张叔眨了眨眼:“怎么,怀疑我藏了人家东西?”
  
  “不,我的意思是当时场面混乱,保不准坠子会被扯到谁手里。只要找到,我一定重金酬谢。其实那坠子不值钱,但它算是定情礼物,特别有纪念意义。这不,我男朋友愁得心脏病都犯了!”
  
  “呸,你才有病呢!谁是你男朋友!”徐大龙忍不住蹦了出来,“原来你一心图我那项坠呢!”
  
  小麗一愣,随后翻脸指着徐大龙也骂开了:“你见人就显摆那项坠,还怕人惦记了?我看你浑身上下也就那项坠值点钱!当时谈报酬,抠门得要死,算哪门子老板嘛!哼,也是,你要真是有钱的大老板,能找我做这买卖?”不知是不是自觉理亏,小丽边骂边往门边退,最后一转身,跑了。
  
  徐大龙作势要追,被张叔喝住了:“老实说,今天是不是你导的一出戏?”
  
  到了这地步,徐大龙也放开了:“没办法,我这也是为入户!我在本地做点生意不容易,如果有个本市户籍,会方便得多……前一阵,我在网上看到别处有人因为见义勇为被特批入了当地户籍的事,我就心痒了,但见义勇为这事吧,大多太危险,我又没啥别的本事,也就游泳还凑合。琢磨半天,觉得下水救人还算可操作,就找了个游泳好手,就是刚才那女的,让她假装落水,我当众去救……”说着,他气鼓鼓地瞟了赵明强一眼:“谁知半路被人斜插了一杠子,事黄了!”
  
  赵明强听了,哭笑不得,张叔皱眉道:“你知道那女的底细吗?”
  
  “没打听过!”徐大龙晃着脑袋说,“这种事不上台面,都是看在钱的分上,一锤子买卖罢了。”
  
  “徐老板,你真糊涂!”张叔有些激动了,“见义勇为这种事也能作假?知不知道,你今天险些连命都要没了!”
  
  张叔说,当时他在岸边观察到,那个小丽看似溺水挣扎却章法不乱,他就纳闷了,怎么两个男人都救不上一个女的?细瞅了才发现,小丽一个劲地拉扯徐大龙,并不是因为慌乱,好像就是冲他脖子上的项坠去的。眼看赵明强过来后,一时难以得手,她竟然财迷心窍了一般,把两个男人往水底按……当时情势危急,张叔才不顾一切下了水。
  
  “我知道,你们离开家乡打拼都不容易……”张叔冲赵明强点点头,“你要的那证明,怎么写?我能帮就帮吧!”说着,他又转头对徐大龙说:“说起来我就是本地人,但哪有你当老板强?既然都努力走到这儿了,就该坚持下去,别走歪路呀!”
  
  徐大龙红着脸,叹气道:“张叔说得是,我算偷鸡不得蚀把米,今天赔惨咯!”
  
  张叔看看他,笑着说:“还是心疼那大坠子吧?放心,丢不了,去派出所跑一趟吧,我刚才已经交给警察啦!”  本站声明: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