依然一笑作春温

  桂花终于开了,米黄色的花朵火火急急地挤在一起,热闹又娇气,香气扑鼻。
  
  以前一年开几次花时,也不觉得她有多好,今年因为气候原因,到现在才见初花。由于期待的时间太长,见到花开的那一刻,那惊喜和赞叹的心情啊,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和描绘。只顾把头埋进花朵累累的枝丫间,深深地吸气,长长地呼气,被幸福冲昏头脑应该就是这种感觉吧。我无法想象,前几天还光秃秃的深黛色的枝丫里,究竟藏着怎样神奇的力量,使其在一夜之间爆出这千万朵花瓣来。整棵树像一枚馨香馥郁的气球,瞬间炸裂,空气里无处不在都是它的味道,让你不得不由衷地感叹造物之神奇。
  
  是枝裕和的电影《步履不停》终于在今天中午看完。车子放进洗车店后,走到附近的茶餐厅用餐。店不大,谈话声此起彼伏。在等餐的间隙,我在手机上打开此前未看完的电影。父亲是外科医生,有一间自己的诊所,他一直期望着孩子们可以继承自己的事业,但很遗憾,本可以成为医生的大儿子纯平在救助落水少年时意外丧生,小儿子不但与父亲隔膜深重,还拒绝从事与医生有关的工作,并且放任自己在艺术行业里颠沛流離,居无定所。
  
  那从未在外面工作过的母亲,侍奉了父亲一辈子。她埋身进日常无休止的家务里,养育3个孩子,虽尽心尽力,却无法得到丈夫的心。他们日常的对谈,常常带着抵触碰撞的情绪,语言仿佛带有棱角,枝枝末末皆可成为武器。
  
  难得的一家人晚饭后的平静时光,母亲拿出自己珍藏的音乐光碟播放给大家听,那缠绵动听的曲子一下子便把父亲拉入了往事和回忆,那是父亲年轻时,与另一个女子约会时常听的歌曲。隔着卧室的房门,父亲问母亲:“唱片你是在什么时候买的?”母亲答:“就是那次跟随你们回家之后。我背着孩子,远远地跟在你和那个女人的身后,后来,房子里传出了这首曲子,还有你爽朗的笑声,我不忍打扰你们,就走开了。”
  
  父亲以为母亲什么都不知道。但其实,她知道一切,了然一切。她没有说出口,只是怀揣着屈辱、凉薄、忿然,勉力维系着疲乏病弱的婚姻,守护着家庭和孩子们。当她能够在许多年后,淡然地对老年的他讲起这些时,轻舟已过万重山。谁说一定要呼天抢地的指责暴怒才算占上风?努力让自己在各种摧折压迫中保持着基本的体面,不倒下,不乞怜,同样高贵。
  
  那些彼时以为过不去的山山水水,沟沟壑壑,当你咬紧牙关挺过去后,再回首,说不定身后已是漫山遍野的花开。彼时寒气袭人的冬夜,你倚身在那扇荒野的柴门外,觉得必定是熬不到天亮了,但当你不放弃自己,凭借意志坚持到春天到来时,便又可以一笑作春温。
  
  不度过,你便不会知道,每一段灰暗的丝路,都有可能通向光明。本站声明: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