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而话之

  好好说话,一半需真,一半需实。
  
  虚情假意,无心便好,若是有意,后果想来也是叵测。真,是一种契约,是你自真心我自实意的心照不宣。不遵契守约,却又言辞滔滔,保不齐也会笑里藏刀。
  
  高谈阔论的人不讨喜,在于总是说着高不可攀的话,沸沸扬扬,听来听去却是一场空。实,是一种修养,没人会苛责谁的油腔滑调,但实实在在往来的人,才有可能走进彼此的柔软。
  
  不假,也不空,可信,又可靠,才是真正好听的话。说到底,就是言之有物,把话说真,把理说小,把情说透,小而话之,却又不失温暖。
  
  夕阳栖在云际,晚照穿巷而来,要去怎么形容这样的黄昏呢?无须多费心思,已有太多顶美顶妙的字句,只是,最终打动自己的却是:小凳扑克围一圈,膝下小犬梦正酣;院里有花正开,绳上有被待收;老人们呆坐银杏下,孩子们打闹嘻嘻哈;谁把星月领回了家,谁又把窗灯点上……
  
  三两小事,已是有棱有角、有血有肉的日常,何须累累的缤纷辞藻。
  
  准确地把一个人的生活状态说开,修辞铺天盖地,都不及摘一两件事给明来龙去脉。越是善讲故事的人,越没有生僻字词,也不需要跌宕起伏,素描着微小的一言一行,已足够引人入胜。情义一旦动人,又何须藻饰。
  
  生活小而话之,就是解决小事的经验,学会与物、与人、与时间在点滴琐碎之间的相处。寻常琐细的可信度在于,它们附着在司空见惯的枝节上,个人用各自的经验校验,接壤地气,因此,毋庸置疑。
  
  如果生活也有体裁,最好的,不是回肠荡气的骈赋,也不是宜歌宜画的诗词,而应当是白话诗,美得字字珠玑,却又通俗浅近,任谁读起来都毫不费力。生活无小事,生活也只是小事。时间素得规规矩矩,不风不浪,平淡得像黑白照片,才有从容的来日方长。
  
  哲人桑塔耶纳说,雄辩滔滔是民主的艺术;清谈娓娓的艺术却属于贵族。能够清谈娓娓的,不论是篱院深处话桑麻,或是诗酒半晌就花茶,终归是真真切切的蒸腾烟火。
  
  小确幸,多半栖在流年里不经意的角落,幸福都化整作了零。
  
  谨小慎微,并不一定就是教条的完美主义,而是总有自我的戒律与态度。
  
  北京大学为学子推荐书单,三千书海,万卷琳琅,一部语法修辞的工具书《语法修辞讲话》竟入了选。长篇巨幅起于句读,遣词造句也需循于语法规则,大而化小,小而化之,秩序就开始生长了。
  
  納博科夫自出机杼,在《文学讲稿》中条分缕析,从细微的切面鉴赏作品,倾听细节的表达,发现微小的力量。创作中,他更加痴迷编织细节的密网,化繁为简,以微见著。
  
  周作人的《日常生活颂歌》,也尽把生活说小,凝视小事与小物,谈茶,谈酒,谈点心,谈野菜,谈风雨,让日常成为一种态度,“长闲逸豫”且情意绵长,回归生命本身的常态。
  
  善言者,大话小说,深情浅说;善听者,听微知著,听暖知热,彼此灵犀相通。本站声明: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