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异车祸

  山里的夜,又黑又凉。货车司机阿德已经在路上开了一天一夜的车了,他扶着方向盘直打哈欠,眼皮重得都睁不开。
  
  “啊!”正当车拐入一个转弯口时,路中间突然出现一个驼背老头,车灯把老头的脸照得煞白,吓得阿德大喊了一声。
  
  阿德猛地踩下刹车,就听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他心里一沉,脑袋“嗡嗡”作响:完了,撞人了!他急忙下车,绕着车子前前后后找了一大圈,却发现根本没人。
  
  难道是因为缺觉,产生幻觉了?阿德揉着太阳穴刚准备上车,却瞥见车附近有一段隔离带是歪斜的,那一处草木也有被压的痕迹。糟了!那老头该不会被车直接撞出公路,掉到山崖下了吧!
  
  阿德探头朝山崖下看了看,那里漆黑不见底,老头真要被撞下去,必死无疑!阿德心里一阵打鼓,突然他一跺脚,迅速跑回车上,一踩油门,绝尘而去。
  
  回去后,阿德的心一直七上八下的,他索性向公司请了假,在家蒙头大睡。两天后,周围风平浪静,阿德知道,他算是逃过了一劫。也是,那条山路十分偏僻,连路灯都没有,更何谈摄像头,就算老头坠下山崖,也是死无对证!
  
  就这样,阿德把心放宽了,继续拉货上路。这天半夜,他又要途经那条山路,经过那个路口时,他心有余悸,于是猛踩油门,想快些冲过去。谁知就在急转时,路中间又蹿出一个人影,阿德急忙踩下刹车,可车速太快,车子不受控制,直接从对方身上轧了过去!阿德心里直骂娘,他居然又撞死人了!
  
  阿德不得不下车察看,这一回,他真的看到了尸体。地上躺着一个老头,满脸血污,阿德看到他驼背的身形时,腿一下子就软了,这不就是前两天被他撞下山崖的老头吗?
  
  “邪门了!”阿德不禁骂出了声,他心一横,拖着老头的尸体,往山下一丢……
  
  阿德惊魂未定地回到家,不愿细想究竟是怎么回事。他给自己猛灌了两大瓶酒后,又倒头大睡。
  
  真不知道该说自己运气不好还是好,又是这么过了两天,周围还是风平浪静,阿德庆幸自己又逃过了一劫!不过,事情没那么简单。当阿德第三次在同一条山路、同一个转弯口经历了同样的车祸后,看着无比眼熟的尸体,他瘫坐在一边,吓得魂飞魄散,只能报了警。
  
  警察很快到达现场:“你是肇事者?你报的警?”阿德呆呆地点点头,警察摇摇头,问道:“疲劳驾驶害人害己啊……受害人呢?”
  
  阿德觉得警察明知故问,那么大一具尸体就躺在车旁,看不见?他扭头指了指车头旁,这一指,他愣了,张着嘴老半天发不出声,那个老头的尸体怎么……怎么不见了!别说是尸体,光秃秃的公路上,连一点血迹都找不到。
  
  警察严肃地警告阿德,报假警是违法的。阿德却扯着警察,发誓说自己没有撒谎,他还结结巴巴地说了最近的遭遇,警察一度以为他精神方面有问题。最后,警察敌不过阿德的纠缠,又担心他这状况开车会有危险,干脆把他拉到了警局过夜。
  
  大概是警局的气氛太容易让人冷静,阿德这会儿算是神魂归位了。他反反复复想着这几次奇怪的車祸,越想心越沉。这一夜,阿德没合眼,只见他又是叹气,又是抱头,最后像是打定了什么主意。
  
  第二天一早,阿德又求又闹地缠着警察去事发地的山崖下找尸体。本着负责的态度,警察又一次带人来到事发现场,在阿德指定的一处草木微塌的路边,垂下救援绳下山查看,不多时,果然找到了一具尸体。阿德松了口气,苦笑道:“自己造的孽,迟早要还,这就是报应!”还没等他感叹完,警察拍了拍他,说道:“我们确实找到了一具尸体,可已经成了白骨,初步判断,受害者至少死了一年,和你说的扯不上关系。”
  
  听到这话,阿德惊呆了。等到尸骨被缓缓运上来,阿德走过去看了一眼,果然和警察说的一样,只是那尸骨上未腐烂的衣物却极其眼熟,阿德瞪着眼睛,半晌无言。
  
  接下来的日子,阿德过得浑浑噩噩,这奇怪的车祸,像是把他卷入了旋涡一般,天天折磨着他。
  
  好在不久后,警方就破了这起无名尸骨案。这确实是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件,不过肇事者真不是阿德,听说案件公布后,就有人受不住良心谴责去投案自首了。
  
  那天晚上,阿德做了个梦。梦里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面前——那个驼背老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说:“一年前我被人撞下悬崖,那人逃了,我家里人四处找我,伤透了心。我不甘心这么‘失踪’,又找不到撞我的人,只能天天站在那个转弯口想找人帮忙,可我心太软,又怕吓坏了行车人……”
  
  “那你为什么找上我?”
  
  老人说:“说起来,每次你的车经过那个转弯口,坐你旁边的朋友总会对我招手,我犹豫再三,才找上你的。”
  
  “什么朋友?”阿德蒙了。
  
  “那个女孩不是你的朋友?”
  
  “什么女孩?”阿德脊背一阵发凉,“我一直是一个人开车!”
  
  老头诡异地笑了笑:“就是那个额头中间有颗痣的女孩,跟了你有大半年了,还不能算得上是朋友?”一句话说得阿德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他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大半年前,那个漆黑的夜晚……
  
  “年轻人,你帮过我,那我也帮帮你吧,有些事,逃不掉。话我只能说到这儿了,你好自为之。”
  
  阿德醒来,满身冷汗,他点了一支烟,没抽,一直坐到天亮。
  
  隔天,当地一桩半年前未破的交通肇事逃逸案也终于告破,据说肇事者是一名货车司机,因夜晚疲劳驾驶,撞死了一个年轻姑娘。事发半年后,肇事者主动投案自首,被问及原因,他喃喃道:“这笔账,迟早要还啊……”  本站声明: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