剐车之后

  何雨桐经营着一家童装店。这天她要外出办事,发现停在店附近的车子不知被谁剐蹭了,车身上多了一处划痕。再仔细检查,车窗上夹着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“对不起!我不小心撞上您的爱车,因为有急事要先走,特留下电话商议赔偿事项。”
  
  何雨桐心想,这人还挺有诚意,见划痕也不是特别厉害,她心一软,也不打算打电话要赔偿了,将纸条一扔,开车走了。
  
  过了几天,一个小伙子来到店里,说自己就是那个剐车的人。何雨桐这才想起那事,问道:“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?”
  
  小伙子指指外面:“您车子上不是贴了‘雨桐童装’吗?而且店就在旁边不远处,不难找。”
  
  何雨桐心里一热,小伙子真有心,竟然找上门来,就說:“没事,你也不是故意的,再说问题也不大。我在划痕上贴了个装饰图案,反而更漂亮啦!”
  
  小伙子不停地道谢,还在店里买了一大堆衣服和鞋袜才离开。何雨桐知道,小伙子这是在感恩呢。
  
  这以后,小伙子隔段时间就会来店里,每次都买很多衣服。何雨桐奇怪了:如果是做生意,应该去批发市场或厂家拿货;如果不是,买这么多童装干吗?何雨桐也问过小伙子,他只是笑笑,没有回答。
  
  一次,丈夫程峰到店里来,何雨桐就把这事告诉了他。程峰听了也捉摸不透,说要看看这个小伙子。于是,他调出了店里的监控,看后惊道:“金海!我局里的干部。”
  
  程峰刚调到经贸局任局长,他说,局里办公室主任位子空缺,自己刚去不熟悉情况,班子会上民主推荐了几个人选,其中就有金海。
  
  “你局里人撞上我的车,怎么这么巧?他买那么多衣服干吗?”
  
  程峰略一思索,说:“可能金海听说了主任人选的事,故意创造机会,通过你来接近我。”
  
  “你是说这些都是金海设计好的?要不我试探他一下?”
  
  “这种事怎么好试?”
  
  “我自有办法。”
  
  过了段日子,金海又来了。何雨桐当着他的面打起电话:“小丽呀!最近有家童装厂倒闭了,所有服装都按跳楼价处理。我想进一批货,可手头周转不灵,你能借我点钱吗?啊!你现在没钱?太可惜了,算了,我再想想其他办法。”
  
  果然,金海听到后主动问道:“何老板,有童装厂倒闭了?那童装是不是很便宜?到时候……”
  
  话音未落,何雨桐就打断说:“可惜我手头周转不灵……”
  
  “你还需要多少?”
  
  “十万吧!”
  
  金海想了想,说自己能帮着凑两三万。何雨桐借口还没跟厂家谈妥,谢绝了他。金海就说,如果有需要,随时联系他。
  
  事情再明白不过,金海就是想走“夫人路线”。程峰感慨地说:“防不胜防啊!”
  
  这天,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姑娘走进童装店,怯生生地问:“姐,门口那辆车是您的吧?”何雨桐点点头,姑娘说:“不好意思,前段时间我把您的车剐坏了,那天我急着去外地,来不及找车主道歉,只记得那车上贴了‘雨桐童装’,所以留了张纸条,见您一直没给我打电话,就过来试着找找,果然在附近找到您这店……”
  
  何雨桐莫名其妙,怎么又来一个?她不解地问:“你留的纸条?”姑娘点点头,说起时间地点都能对上。何雨桐糊涂了,“已经有人承认了,怎么会这样?”
  
  姑娘也很奇怪:“难道还有人跟我争?”
  
  何雨桐调出监控,指着金海,说:“就是这个人。”
  
  姑娘一看,说:“是他?当时我骑车撞上您的车后,自己也摔倒了,是他把我扶起来的。后来我急着离开留下纸条,他都看见了。”
  
  何雨桐问起姑娘的手机号码,马上明白了:当时那张纸条上的手机号码尾数是2468,自己印象很深,那是金海的电话。这说明,金海把姑娘的纸条换了,留下了他自己的手机号码。接着,何雨桐把金海主动找上门、自己没索赔的事告诉了姑娘。姑娘说他们都是好人,还想当面谢谢金海。何雨桐觉得,这姑娘心地善良,还是不要让她知道真相好,就说会代她向金海表示感谢,姑娘这才离开了。
  
  晚上回家后,何雨桐把这事告诉了程峰。程峰脸色严峻,说如果是这样,那金海也太有心机了,叫何雨桐注意一点。程峰还说,以后如果金海还来买衣服,就按批发价给他,不要赚他的钱。
  
  这以后,金海继续来店里买衣服,不过他一直也没提其他要求,这让程峰和何雨桐搞不明白。
  
  何雨桐做生意之余,还喜欢和朋友出去旅游。这次,她和闺密自驾游,去了不远的大夷山。
  
  这天,何雨桐和闺密来到山下一个小镇逛街,忽然看见集市边站着两个十来岁的小孩,正在卖辣椒。已经是下午了,他们摊前的辣椒却堆得很高,看样子没卖出去多少。
  
  奇怪的是,这两个小孩穿的衣服很是眼熟,何雨桐店里也刚进货不久。她上前一看,发现他们的鞋子也是簇新的,自己店里也有卖的,就跟他们聊了起来。得知他们家庭条件不好,跟奶奶相依为命,可看他们的穿着又不像,于是何雨桐问:“你们穿的衣服很漂亮,在哪里买的?”小孩说是一个哥哥送的,还说那个哥哥经常去他们家,送了很多东西。何雨桐仔细问了情况,感觉那人有点像金海。她把辣椒全买了,又开车送他们回家。孩子家的房子很破旧,里面却干净整洁,床桌椅凳都是新的,学习用具、衣服、食品等也很齐全。何雨桐问有没有那个哥哥的联系电话,小孩点点头。何雨桐一看,号码正是金海的,她一切都明白了。
  
  回去后,何雨桐让金海到店里来一下。金海到了后,何雨桐拿出一张纸条,问他:“你看看这个,怎么回事?”
  
  金海接过纸条一看,内容竟然跟上次那个姑娘写的一模一样,他惊道:“你怎么会有这个?”
  
  这时,程峰和那姑娘忽然出现了。姑娘俏皮地问:“你把我留的纸条弄哪儿去了?害得我只好重写一张。”程峰也笑呵呵地说:“金海,你究竟还有多少事瞒着我们?”
  
  “程局长?你们怎么在这里?”金海有点不知所措。
  
  得知程峰和何雨桐是夫妻后,金海惊讶不已,说出了真相。原来,金海也是苦孩子出身,靠好心人资助才念完大学,深知农村孩子的艰辛,所以工作之余,他总是到山区做公益,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回报社会。每次出去,他车上都装满衣服、食品等物资。遇到需要帮助的孩子,就送给他们,有时还会到他们家里,解决一些实际的困难。
  
  金海很低调,他做公益时间虽然长,却没多少人知道,因为他想保护孩子们的隐私。何雨桐无意间遇见的孩子,只是金海资助的众多孩子中的两个。
  
  上次,那个姑娘不小心撞了何雨桐的车,金海正好看见就过去帮忙,交谈几句下来,得知姑娘家境贫寒,大学还没毕业,于是决定帮她一把。因为想到车主可能会索赔,所以等姑娘走了以后,金海把纸条换了,留下自己的联系电话。可是车主一直没有联系自己,他才找上门问问,毕竟总不能为了帮姑娘就让车主吃亏吧!后来他发现何雨桐也是热心人,自己正好需要购买大量童装,于是就定点在她店里买了。至于何雨桐是程局长的爱人,金海也是才知道。
  
  程峰一阵惭愧,自己误解金海了。他诚恳地说:“金海,以后这种事算上我一份。”
  
  “对!”何雨桐说,“所有的服装我来资助!”
  
  姑娘也不甘落后,说道:“我也要尽自己的一份力……”  本站声明: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