夺爱计

  看不住的女友
  
  韦斯特是一名年轻有为的艺术品买手,他的模特女友伊妮德则是个一等一的大美人,两人郎才女貌,惹人羡慕。
  
  最近,韦斯特却有个烦恼,他怀疑女友还在和别的男人交往。三个月以来,每逢周二和周六,伊妮德总是不见踪影。他事后问起时,伊妮德总推托说在忙工作,但韦斯特对时尚圈子略知一二,模特的工作时间哪儿会这么固定!
  
  周末晚上,韦斯特忍不住和女友摊牌后,得知自己的怀疑一点也没错:一位五十多岁的企业家西里尔·哈丁从几个月前就开始追求伊妮德了。
  
  听到实情后,韦斯特心乱如麻,质问道:“你是为了什么?他送你皮草大衣还是钻石了?”
  
  伊妮德回道:“他爱我,他是个温柔善良的绅士。留住我的不是金钱,而是别的东西……”
  
  那晚,韦斯特说了一堆好话后,终于哄得女友答应不再和哈丁见面。
  
  隔天是周一,韦斯特前一夜没睡好,直到中午才去公司上班。进办公室后,他发现秘书在他桌上放了一张纸条:“上午9点30分,西里尔·哈丁来电,并希望你给他回电。”纸条上留着一个电话号码。
  
  韦斯特心想:肯定是伊妮德将他的号码给了哈丁。他心头重新浮起一丝妒意,便打了一通电话给伊妮德。伊妮德听到他的声音,赶忙解释:“韦斯特,对不起,我忍不住将整件事告诉了哈丁。他说他能理解,只希望和你谈一谈。拜托了,对他客气点。”
  
  韦斯特答道:“好吧,看在你的面子上。”
  
  之后,韦斯特打通了哈丁的电话。寒暄之后,哈丁说道:“韦斯特先生,要是你不介意,可否在今晚七点来我家坐坐?我们可以喝一杯,了解一下彼此的情况。”
  
  韦斯特正想去见一下这个哈丁,让他打消追求伊妮德的主意,于是当即应允,并在便笺上记下了哈丁的住址。
  
  挂上电话,韦斯特从桌上的镜子里注视着自己年轻的脸庞,想到哈丁的满头白发和被岁月侵蚀的肉体,他暗自得意。不管伊妮德对哈丁有怎樣的感情,和自己相比,一个老头哪有胜算!
  
  情敌间的较量
  
  哈丁的宅邸位于曼哈顿东城一条静谧的街道上。傍晚时,韦斯特精心打扮后,寻到宅子,摁响了门铃。一名系着黑色领结、身着灰色马甲的男子来开了门,柔声说道:“是韦斯特先生吗?哈丁先生正期待您的到来。”虽然这人一身管家的装扮,但他脸上带着刀疤,着实和其他男管家很不一样。
  
  男管家领着韦斯特进入会客厅,房间装潢得派头十足,是欧洲贵族们会喜欢的华丽风格。哈丁正坐在沙发上,对着棋盘思考棋局。见韦斯特进来,哈丁起身打了招呼后,便请韦斯特坐下,并问他要喝点什么酒。
  
  “金酒吧。”韦斯特说着,开始端详起哈丁。哈丁个子不高,身材瘦削,灰白色的头发仍然茂密,双手保养极佳,像是玉石雕琢而成的。韦斯特抛出自己早已想好的话:“你瞧,哈丁先生,咱们为什么不开门见山呢?你一定料到这种事早晚会发生,你不可能指望一个24岁的女孩——”
  
  哈丁接上话:“爱上一个老得能做她爸爸的男人?”
  
  韦斯特继续说:“你能给她什么样的未来?你知道你们俩的事总有一天会结束的。”
  
  哈丁说道:“韦斯特先生,我想告诉你一些关于我的事。我今年59岁了,自认为是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。在中世纪的欧洲,骑士们会为了荣誉和美人而决斗,我提议我们以同样的方式解决这次的争端。”说话间,哈丁解开纽扣,脱下外套,放到沙发上。
  
  韦斯特连忙喊道:“等等,你不会以为我会和你决斗吧?”
  
  哈丁反问:“为什么不行?伊妮德不值得我们为她打一架吗?”
  
  韦斯特说:“这和打不打架无关,哈丁先生。”
  
  哈丁说道:“韦斯特先生,我想考验一下你对伊妮德的感情,而我也愿意展示我对她的感情,方法就是咱们来打一架,你愿意吗?”
  
  话音刚落,哈丁就挑衅一般地走上前。此刻只穿了衬衫的哈丁,比起韦斯特来说,更显瘦小。
  
  韦斯特说道:“太愚蠢了!哈丁先生,我不会和你打架。我比你年轻了将近30岁,况且……”
  
  哈丁笑了笑:“如果你担心的是这个,那么有个古老的决斗习俗能解决问题。路易十四时期,许多法国贵族会雇用代理人来替他们决斗。我来请一位与你岁数相仿的人替我吧,怎么样?”没等韦斯特回应,哈丁就扯起嗓子喊道:“约瑟夫,你在吗?”本站声明: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