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去活来

  这天,新野饲养场的陈场长和饲养员崔二丁,开着汽车匆匆赶到火车站的提货处,陈场长从口袋里掏出提货单,交给货运员,说:“快,带我们去提货!”
  
  货运员见陈场长着急的样子,说:“什么东西用得着这样着急?反正货已经运到了嘛!”
  
  陈场长没好气地说:“你不急我急!40头活猪赶上这么个大热天运来,路上经过几天折腾,说不定会死了几头,怎不叫人着急?”
  
  货运员一听说是活猪,不敢怠慢了,急忙带着他们走到一辆货车前面。货车门关得紧紧的,门闩上挂着封门标记。陈场长一看,立刻嚷了起来:“怎么还封着门?难道把负责押送猪的饲养员也封在里面?”
  
  货运员核对了一下封门标记,确认后便撕掉了封签,打开车门。
  
  陈场长探头往里一看,对货运员说:“你们搞错了吧,这里面没一点动静,怎么可能是猪呢?”
  
  货运员重新核对了一下封签,肯定道:“没错!”
  
  说完,货运员就跳进了车厢,陈场长和崔二丁也跟了上去。
  
  车厢里黑漆漆的,三个人仔细一看,才发现里面确实都是清一色的大白猪!可问题来了,这些猪都是死的……
  
  陈场长看到猪都死了,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说:“提货单上明明写着40头活猪,怎么都成了死猪呢?是运输途中死的,还是本来就是宰好了来的呢?”
  
  货运员指着提货单说:“这儿明明白白写着,途中如有死亡,与我们运输部门无关。现在你们有什么问题,打电话去问发货人吧!”
  
  陈场长想了想,给发货单位打去了电话,他对着手机像放连珠炮似的又讲情况、又质疑。
  
  对方十分平静,说从陈场长描述的情况来看,这批猪的健康状况完全正常,他们那里负责护送这批种猪的技术员乘3003次旅客列车马上就到。
  
  打完电话,陈场长回到车厢旁,这时,货车上的40头猪已经被卸了下来,因为是死猪,崔二丁直接将它们横七竖八地放在了铁路边上,旁边围着不少孩子在看热闹。
  
  一会儿,几个看热闹的孩子不知为了什么事争吵了起来,崔二丁见状,便跑过去劝他们。陈场长一把拉住崔二丁的胳膊,心急火燎地说:“你还有时间去管闲事?还不快替我把那个技术员找来!”
  
  这时候,旁边一位手里拿着一根手杖的青年听到陈场长这么说,便凑上来问:“你们要找谁呀?”
  
  崔二丁说:“找回春种猪场派来的技术员!”
  
  “我就是,”那青年自我介绍说,“我叫杜伟。”
  
  陈场长一时不知说什么好,半晌才涨红着脸故意说:“你就是呀?那你可太负责任了!”
  
  杜伟笑笑说:“没什么,这是我应尽的职责嘛!”
  
  陈场长“哼”了一声,提高嗓门说:“你看看这些猪!”
  
  杜伟说:“我检查过了,全部正常,正等你们来验收呢!”
  
  “我不能收!我们要的是良种活猪,不是买死猪去腌肉!”陈场长肚里的气还没消。
  
  “死猪?谁说它们是死猪?”杜伟像故意开玩笑似的说,“来,咱们一同来看看!”说着,他用手杖的尖端捅了一头猪的鼻孔。奇怪,只见那头猪微微睁开眼睛,身子抖动了一下,尾巴跟着摆动起来,打了个喷嚏,四条腿一挺,竟站了起来,不过身体稍微有些晃动,好像喝醉了酒刚醒过来似的。
  
  旁边一个看热闹的孩子见了,惊讶地说:“叔叔,你的手杖是魔棍吧!”
  
  “什么魔棍?你把我當成魔术师啦!”说着,杜伟又用手杖捅了几头猪,很快,那些猪也醒了过来。因为没料到“死猪”能复活,崔二丁一时没来得及找东西将醒了的猪赶到一起,只能任它们在铁路旁、车厢下乱窜。眼下,崔二丁正忙着去把它们赶回来呢!
  
  陈场长忍不住了,拍了拍杜伟的肩膀,问:“小伙子,咱们说正经的,你究竟耍的什么把戏?”
  
  “哈哈,你也把我当成变戏法的啦!”杜伟笑着说,“咱们用的是麻醉法,便于长途运输。”
  
  陈场长一听“麻醉”,担心地问:“你们是给猪打了麻醉针,还是喝了麻沸汤?我们要用这些猪配种的,搞坏了它们的身子怎么办?”
  
  见陈场长有疑虑,杜伟赶紧向他解释:“动物受一次麻醉,一般来说是不会有什么不良后果的。我们参考古代的针灸学和现代的物理疗法,发明了对动物完全没有害处的麻醉方法,只要用电针刺激一下猪的昏针穴,猪立刻就会昏睡过去,心跳变得很慢,呼吸变得很微弱,看上去就像死了一样。要它‘活’过来也容易,只要用高频电流去刺激它的鼻孔就行。我这根手杖不是魔棍,在它的头上装有高频电流发生器,所以只要一点猪的鼻子,猪就能‘起死回生’!”
  
  听了杜伟的解释,又亲眼看到种猪“起死回生”的样子,陈场长终于放心了,随即就在收货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……  本站声明: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