啥都没看见

  老张是个清洁工,专管一段路,和同组的人轮流上日班和夜班。这天晚上,轮到他上夜班,他正在街边扫地,见不远处有个小伙子正要穿马路,突然一阵轰鸣声响起,一辆跑车风驰电掣地开过来,随着刺耳的刹车声,瞬间把小伙子撞出去很远。小伙子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后,一动不动了。
  
  老张抱着扫帚,惊恐地看着这一幕。这时,跑车司机发现了老张,下了车,来到老张面前。老张一下子就闻到了他身上的酒气,只见司机戴着口罩,一顶篮球帽压得很低,他用威胁的口气对老张说:“你看见什么了?”
  
  老张迟疑地说:“你撞了人,赶紧报警吧!”那人摇摇头说:“不,你啥都没看见!没看见车型,没看见车牌!记住,我知道你在这段路上扫地,我能查到你是谁!”说完,他拿出一叠钱塞在老张手里,然后转身上车,一溜烟跑掉了。
  
  老张惊魂未定,愣了一会儿,打电话报了警。救护车赶到后把小伙子拉到医院抢救了,一同抵达的警车上下来几个警察,问老张是否看见是什么车以及车牌号,老张摇摇头说啥都没看见。警察就让老张回家了。
  
  回到家,老张数了数那叠钱,刚好一万块,他摇摇头,把钱塞在了被子下面。
  
  第二天,新闻报道了这起车祸,说由于这个路段没装摄像头,找不到肇事车辆,警方悬赏五千元,希望有目击者能够提供线索。还说小伙子仍昏迷不醒,很可能会成植物人,小伙子的家属也公开悬赏一万块,希望有目击者能站出来。
  
  老张看了新闻后,在屋子里坐立不安。当天又轮到他上夜班,去上班的路上,经过一条巷子时,忽然被一个高个大汉堵住了。大汉戴着口罩,捂得很严实,恶狠狠地说:“老头,你是不是想给那起交通事故提供线索啊?”老张哆嗦了一下,小声说:“人家家属出一万,警方还出五千呢。”大汉在口罩后面呸了一声,从口袋里掏出一万块钱递给老张:“拿着!已经两万了,比悬赏多。你要敢说啥,要你的命!”说完就跑了。老张惊魂未定地把一万块钱揣到兜里,继续去上班。
  
  又过了一天,家属的悬赏上升到三万了。老张估计,又会有人来找自己了。果不其然,当天半夜就有人敲老张的房门,等老张打开门时,屋外却没人,只有扎得整整齐齐的两万块钱放在门口,还有一把锋利的匕首放在钱上。老张明白,这是肇事者派人送来的,之前的两万,加上这两万,仍然比警方和家属的悬赏要多。老张照旧把钱塞在了被子下面,同时把那把匕首放在了枕头下面。这一晚,他翻来覆去睡不着觉,又是兴奋又是恐惧。
  
  等天亮了,老张打电话请了一天假没去上班,接着坐在床上,把钱拿出来,仔仔细细数了一遍,然后拎着袋子出门了。
  
  第二天,老张在那个路段扫地时,刚好有记者在那里作跟踪报道,老张主动凑到记者面前问:“听说家属的悬赏又提高了?”记者赶紧把摄像机对准老张:“没错啊老同志,家属悬赏已经提高到五万了!”
  
  老张直勾勾地盯着摄像机,大声说:“如果我看见了什么,我肯定去提供线索!加上警方的悬赏,一共五万五了!”五万五这个数字他说得特别大声,把旁边的记者都吓了一跳,心说这老头真是财迷,挣不着的钱都这么兴奋。
  
  当天晚上,老张坐立不安,磨蹭到半夜才躺下。他从枕头底下摸出那把匕首,握在手里,手心全都是汗。他相信那个肇事者一定会关注这新闻,也一定能听明白自己的意思。
  
  果然半小时后,他的门再次被人敲响了,老张隔着门问:“谁?”门外传来一个恶狠狠的声音:“装什么糊涂,快开门!”老张颤抖着问:“钱带来了?”外面的人不耐烦地说:“我告诉你,老东西,这是最后一次了。以后不管那家人悬赏多少钱,你都不准再加价了,否则老子宰了你!钱我给你放在门口,记住我的话!”很快,门外传来那人转身离开的脚步声。
  
  老张急了,猛地拉开门,果然有两摞钱放在门口,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往外走。老张大喊一声:“这钱不够!”那大高个被激怒了,回过头咬牙切齿地冲着老张就过来了。老张哆嗦着拿出匕首举在胸前,大高个稍一迟疑,抽出一把刀,仍然逼了过来:“你这个贪得无厌的老东西,我看你是找死!”
  
  正在这时,几个警察从房顶上、路边的沟里蹿了出来,大高个还没反应过来,就已经被几个人死死地扭住了。一个警察打开手电筒,照在大高个的脸上,老张认出了他,正是那天在巷子里堵住他的大汉。
  
  经审讯,大汉不是肇事者,他只是个地痞,是肇事者雇来的。而肇事者是本地有名的商人陈尚。大汉说,其实本来撞了人赔点钱没什么,主要是陈尚那天晚上喝了酒,怕罪加一等。
  
  警察找到陈尚,陈尚只好承认肇事逃逸的事。当他见到老张时,忍不住破口大骂:“你这老东西,也不是什么好人!你三番五次收我的钱!警察同志,他这是敲诈!”
  
  被撞傷的小伙子的家属们听了,纷纷指责老张财迷心窍,为什么不早点向警方提供线索。
  
  这时警察站起来了,神情严肃地看着家属们说:“你们知道老张同志为了帮你们,有可能丢掉工作吗?”家属们顿时蒙了,这和工作有什么关系?
  
  警察拿出一张诊断书,说:“老张同志来报案时,还带了这个医院证明来。他在半年前,视力就出了问题,白天还好,到了晚上,啥都看不清。他这样的情况,是没办法继续上夜班的。但清洁队有规定,每个员工必须日夜班轮换。老张为了不丢掉饭碗,一直隐瞒这事。那天晚上,他并不是收了钱才说啥都没看见的,而是他真的啥都看不见啊。他只看见了一辆车,但看不清车型、颜色,更别提车牌号了。肇事者给他钱时,戴着口罩和帽子,他也看不清。”
  
  警察顿了顿,接着说:“后来,肇事者又派人给他送钱,他觉得机会来了,第一次送钱他还不敢肯定,第二次又送钱,他就明白了,只要家属继续提高悬赏,他放话出去,对方肯定还会来送钱。所以他才找到警方,劝你们家属提高悬赏金额,他还主动接受记者采访,暗示对方多给钱。你们知道他要冒多大的风险吗?我们埋伏时不敢离得太近,怕被歹徒发现,老张同志要单独面对歹徒至少好几分钟的时间!”
  
  家属们听了,又是震惊又是惭愧。最震惊的是陈尚,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老张,嘴里翻来覆去就一句话:“原来你真的啥都没看见啊!”
  
  尽管老张拿到了赏金,但他却高兴不起来,因为他更看重那份工作,没了工作,就要坐吃山空了。他跑到班长那里,解释了一大通,说自己其实眼睛没那么差,上夜班不成问题。
  
  班长斜眼看了他一会儿说:“你眼睛都这样了,还让你上夜班,出了事我得背多大的锅?你就别上了。”看老张真急了,班长哈哈大笑道:“队里知道你的情况后,联系了医院,你的病是在社保范围内的,赶紧去做手术吧。另外,好几个同事都愿意轮流替你值夜班,把白班换给你。咋样,是不是该请吃饭?”老张一下子又啥都看不见了,不过这次不是因为天黑,而是因为眼泪。
  
  本站声明: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