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门儿

  20世纪80年代,铁沟煤矿上的工人们住的都是带小院的平房,因为没有电话,一旦有个啥事,全靠跑腿送信。
  
  张大有和李小毛是矿上的同班采煤工,私下里关系也不错。这天下午,因井下瓦斯超标,一线采煤工人全都提前升井下了班。回家的路上,张大有见时间还早,便请李小毛到家里喝酒。因井下潮湿的缘故,矿上的汉子都喜欢喝烈酒。李小毛跟着张大有来到他家,两个人边聊边喝,不知不觉喝到了半夜,李小毛都喝得站不稳了,张大有只好安排他在客房住下。
  
  下井采煤这活儿不同于其他工作,如果到点不回家,家人会特别担心害怕。张大有怕小毛媳妇在家担心,便戴上头灯,骑自行车去李小毛家送信。他来到李小毛家门口,刚要敲院门,见院门根本没闩,显然是小毛媳妇留的门儿。张大有心想:这大半夜的,在外面大呼小叫地一喊,让邻居听到,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,干脆进去说一声吧。于是他将自行车一支,进了院,看到屋里还亮着灯,以为小毛媳妇还没睡,就进了屋。
  
  当推开亮着昏暗灯光的里屋门后,张大有却看到小毛媳妇已经睡着了。可能是天太热的缘故,她只穿了一条短裤,身上也没盖东西。张大有见了,吓得没敢看第二眼,便赶紧退了出来,心说:既然人已经睡着了,那就别叫醒她了。他走出院子,觉得院门虚掩着不太安全,便撅了根树棍,把大门搭扣给别上了,然后骑车到家倒头便睡。李小毛是啥时候走的,张大有根本不知道。
  
  第二天上班时,李小毛苦着脸跟张大有说,他感觉媳妇可能有人了。原来,李小毛下半夜酒醒后回家,看到大门搭扣被人用树棍别上了。他说:“她睡在屋里,大门却被人在外面帮着别上了,这不是奸夫走时所为,还有谁会这么好心?”
  
  张大有听后,笑着把昨夜去送信的事儿说了。李小毛听了,虽然相信张大有,可他知道媳妇睡相不好,很可能被张大有看见了,顿时感到酸溜溜的不是滋味,觉得自己吃了大亏,心里就合计着,怎么才能把吃的亏补回来。
  
  几天后,上班上到一半的时候,李小毛突然说肚子疼,向班长请假,让张大有送他回家休息。回家的路上,李小毛笑着对张大有说,他根本没病,只是想提前下班,回请张大有到家里喝酒。张大有说:“你这样,你媳妇不说你啊?”李小毛笑嘻嘻地说:“我早上就打发她去娘家拿青菜了,放心,明天才有回来的客车。今儿就咱哥俩,一定得一醉方休!”
  
  李小毛不停地劝张大有喝酒,可他自己留了心眼,并没有多喝。最后张大有被灌醉了,躺在炕上呼呼大睡起来。李小毛坏笑着,起身去了张大有家。
  
  到了张大有家,李小毛看到大有媳妇也给丈夫留了门儿。李小毛推门进了院,见屋里亮着灯,便轻轻推开屋门,往里屋一瞅,却见大有媳妇穿着长袖睡衣,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呢,听到动静后,头没转过来,话音先到了:“回来啦?快把衣服换了,我这就给你端饭菜!”待转过头见是李小毛时,她顿时惊得张大了嘴:“呀!怎么是你?这半夜三更的,大有呢?”李小毛顿时觉得非常失望,说:“我就是来跟你说一声,大有在我家喝多了,估计今晚就睡我家里了。”
  
  往回走的路上,李小毛还在不停地羡慕:看看人家的媳妇,坐等到半夜伺候老公;自己家的倒好,每天都是早早把饭菜做好,放在锅里就上炕睡大觉了。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呀!
  
  李小毛一路愤愤不平地回到家,推开屋门,却见自己媳妇正给趴在炕前“哇哇”大吐的张大有捶背呢!李小毛又惊又恼,问:“这深更半夜的,你是怎么回来的?”
  
  “俺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,就搭乡下到矿上拉煤的卡车,连夜赶回来啦!”说到这儿,小毛媳妇话锋一转,“你可真行呀!我这才刚走一天,你就把大有领回来喝成这样,你说你刚才跑哪儿去啦?”
  
  媳妇的话让李小毛愤怒不已:这黑灯瞎火的,媳妇单独搭车,和卡车司机孤男寡女的像什么话?别被那卡车司机给占了便宜!再想想她给张大有捶背的样子,李小毛的醋勁更大了,竟抬手打了媳妇一个耳光。小毛媳妇一气之下,又回了娘家,收拾东西去外地打工了。
  
  这天,正在掌子面架棚的张大有突然听到顶棚上有“沙沙”的响声,便招呼身边的工友们赶紧往外撤。李小毛正在砍坑木牙子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,仍在干手头上的活儿。
  
  张大有说他:“你难道没听到顶棚上的响声?赶紧走!”
  
  有经验的矿工都知道:这“沙沙”的声音说明顶棚上的土石层出现了裂缝,正在往下掉落泥沙,是要发生冒顶的信号。
  
  李小毛侧耳听了一下,没听见声音,便没好气地说:“一天到晚就知道大惊小怪,耽误了干活你给开工资呀?”
  
  张大有见说不动李小毛,只好伸手去拉他。就在这时,只听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整个掌子面随着一股烟尘瞬间坍塌下来。落下的煤和石头混合在一起,像一条巨浪,将李小毛和张大有先后推倒,埋在了里面……
  
  后来,他们都被救了出来,张大有并无大碍,李小毛的腰椎骨却被砸伤了,连上厕所都要人来照顾。张大有见李小毛一时没人照顾,和媳妇商量后,便把他接到家中。张大有上班的时候,照顾李小毛的任务就落到了张大有媳妇的身上。
  
  这下李小毛觉得自己和张大有扯平了,心里也不由得透了气。于是他向张大有坦白了心事,张大有听后,哭笑不得:“赶紧收起你针鼻儿一样的小心眼,好好做康复训练,等你媳妇回来吧!等你重新站起来,我们再一起下井采煤,一起大碗喝酒!”本站声明: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

标签

发表评论